三岁被拐24年后回家 警方陪被拐小伙贵州安顺认亲

2011/12/21 聊城新闻网 有0人参与评论

 

 

  1988年1月13日,对贵州安顺的甘孝江一家来说是个黑色的日子,这一天他3岁多的儿子不见了。可是让一家人想不到的是,时隔24年的2011年12月16日,儿子竟然在聊城警方的陪同下回家了……24年的回家路究竟有多难?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20日,记者进行了采访。


  记得家乡的那座浮桥“被两三个人骗到一个拐角处”


  2011年12月16日,在聊城市公安局民警的陪同下,24年前被拐卖的甘亮终于在贵阳龙洞堡机场,与自己的生身父母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我当时只记得好像有两三名男子用什么东西把我和表弟骗到了一个拐角处……”20日上午,记者联系到远在贵州家乡的甘亮,他在电话中说,他要在这边再待一段时间,他想多陪陪自己的父母。


  甘亮告诉记者,尽管被拐卖的时候他只有3岁多,但是在他的脑海中依然有被拐卖时的点滴记忆。


  “我好像正和表弟一起玩耍,然后被两三个人骗到了一座楼房的角落,表弟当时还说,‘哥哥,打不过,就咬他!’”


  再后来,他和表弟被人装进了麻袋,扛着上了火车。甘亮说,他依稀记得只要他和表弟在麻袋中哭闹,就会被人踢,后来他们就不敢再哭了。


  “我依稀记得后来有人往麻袋里塞了一些水和面包让我们吃。”甘亮告诉记者,他记得当时大约有5个孩子,他们一起下的车,还记得有警察在后面追,再后来过了一条河就不记得了。


  让甘亮印象深刻的还有自己家乡附近的一座浮桥。甘亮说,养父的妹妹曾告诉过他,小时候他经常会说一个叫“凤英” 的名字以及“米饭”等。


  正是因为有这些点滴记忆,甘亮始终没有放弃过对生身父母的寻找。


  “后来,甘亮被卖到了聊城冠县店子镇东曲某村的一户曲姓人家中,改名为曲果果。”聊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大队大队长陈先军告诉记者,甘亮就是凭借着这些残留在脑海中的记忆坚持认为,自己是被拐的。


  见到养母就哭 和爷爷生活“一定要给爷爷养老送终”


  “来到冠县之后,一见到养母就害怕,总是大哭。”陈先军告诉记者,在调查中,他们了解到,甘亮在养父母家待了约三天,因为老哭,养父的父亲便将甘亮接了过去,让甘亮和他一起住。


  后来,养母生下了一个弟弟。从那以后,甘亮便随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了。


  “我13岁那年就不上学了,当时老想去找自己的生身父母,想知道自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甘亮告诉记者,爷爷很疼爱他,是那种超出生身父母的疼爱,“我能感觉到这种感情。”


  “爷爷一直问我,是要找生身父母还是继续留在冠县生活。我知道,爷爷担心我离开他。当时我就告诉爷爷, 我一定会打工挣钱,为你养老送终。”


  “只要你活一天,我就养你一天。”这是甘亮对爷爷的承诺。


  甘亮说,后来,他去了临清烟店打工,又去了河北邢台,在那里的砖厂拉砖。“我觉得这样挣不到多少钱,便一直想找条出路。这时,我的舅舅也就是养母的弟弟,给我出钱让我学了驾驶技术。”然后甘亮就去了青岛、深圳、济南等地打工,当时去这么多地方,也是想寻找自己的生身父母。


  那几年在外打工,不管到了哪里,甘亮都会给爷爷寄钱以表孝心。他说:“我要让爷爷知道,要来的孩子也一样疼他。”“如果连养自己的人都不孝顺,找到自己的父母又有何用?”甘亮在电话中告诉记者。


  2009年,爷爷得了食道癌,甘亮拿出来积蓄为爷爷看病,还专程从深圳回到爷爷身边照顾。


  从未放弃 终于团圆 “聊城警方圆了我回家的梦”


  “在济南打工的时候,一个朋友告诉我,可以把自己的相关信息发到宝贝回家网站。”甘亮说,发了信息之后,他就没有再管。直到2010年9月21日,他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聊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大队大队长陈先军打来的。


  原来,自公安部部署开展打拐专项行动以来,聊城市公安局严格贯彻落实上级精神,要求全市刑侦部门切实加大摸排梳理和采血力度。据陈先军介绍,当时警方通过聊城打拐办微博、举报电话等相关渠道,了解了这一情况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殷广国非常重视,立即要求采集甘亮的血样。随后警方与甘亮进行了联系,让他到冠县公安局抽取了血样。冠县警方采集之后,将血样送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科所DNA技术室检测后入库查询。


  “经过查询比对,在今年10月份发现甘亮的DNA分型与今年入库的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太平村居民甘孝江、封英夫妇的DNA分型符合遗传关系。” 陈先军说,得知这一信息后,为了确保比对数据万无一失,在10月底,他又与甘亮取得联系,让其到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再次抽取血样进行复核。


  “12月13日,聊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大队大队长陈先军警官在电话中通知我, DNA比对有结果了。”甘亮说,12月14日,陈先军告诉他,他的生父生母已经找到了,在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太平村。


  同时,聊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殷广国将比对结果向聊城市公安局党委作了汇报,聊城市公安局局党委对此事高度重视,安排民警于15日起程带着甘亮远赴贵州与他的生身父母相认。陈先军、冠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三中队指导员王树桥是此次陪同甘亮去贵州认亲的两位警官。


  甘亮说,接到消息的那天,他一夜未眠。


  2011年12月16日中午,一条“欢迎甘亮回家,感谢山东警方帮助甘孝江找到亲人”的横幅拉在贵阳龙洞堡机场出港通道。至此,分别了24年的甘家人终于团圆了。


  希望表弟能“回家”“想告诉被拐卖的孩子,有机会一定要找到回家的路”


  12月20日,远在贵州安顺陪父母的甘亮告诉记者,原本有哮喘的父亲本来一直在医院输液,但是见到他之后,病情好了一半。


  在记者跟甘亮联系的时候,甘亮的姑姑甘明秀恰好在一旁。“侄子的眼睛和小时候一模一样,没有变。”姑姑在电话中说,没想到孩子的个子长得真高。


  甘亮说,回家后,他的父母及两个姑姑带着他在家附近转了一圈,我觉得这就是记忆中的家,而甘亮记忆中的浮桥早已经被拆除,成了一座石桥。


  甘明秀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她的儿子是跟甘亮一同被拐卖的封培志,比甘亮小两个月,目前还没有任何下落。


  据甘明秀介绍,甘亮的父亲甘孝江是她的哥哥。1988年1月13日甘孝江在东门坡卖猪肉,下午3时许,哥哥3岁半的儿子甘亮带着她的儿子封培志到肉摊上玩,当时甘孝江给了两个孩子1元钱,他们便拿着钱离开了肉摊,从一条小路回家。不久,甘孝江回到家发现两个孩子都不见了。


  后来,甘家到当地电视台刊登寻人启事,发动所有亲朋好友找遍了安顺的大街小巷,始终没有任何线索。


  “今年6月份,我带着着哥哥嫂子在当地公安局做了DNA检测,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侄子甘亮。”在电话中,甘明秀一再对聊城警方表示感谢,并说聊城的警官来到这里之后,便到她家了解情况,并表示一定要帮助她寻找丢失的儿子封培志。


  “我只要知道儿子还活着就行了,他如果想跟养父母在一起也没关系,如果他们过得不好,我可以寄钱过去。”甘明秀说,现在看到侄子回来,她真的很高兴,感觉自己的儿子也一定会回来的。


  甘亮告诉记者,他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还有一个六岁的儿子。他56岁的生父甘孝江说,等他的病康复之后,一定要到儿子曾经生活的地方看看,看看他的孙子。


  “我只想告诉那些被拐卖的人,不要怨恨你的父母,有机会一定要走出去,想办法找到回家的路。”同时,他一再表示,希望能通过媒体表达对聊城警方的感激之情。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回家的路不知还要走多久……(刘伟)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2011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