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鼎山烫伤男孩已康复出院,爱心之旅有了结果

2014/3/17 遵义在线 有0人参与评论
  

  2013年5月9日早上,才1岁零8个月大的吴红伟打翻了桌上的一壶开水,滚烫的水从他头部倾泻而下,瞬间,小红伟的上半身皮开肉绽。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小红伟的父母为了挽救孩子幼小的生命,四处求医,到处借债。小红伟得到了众多好心人的捐助,他在重庆西南医院接受了两次手术,且康复出院,小家伙的脸上又重新绽放了笑容。


  开水烫伤孩子


  吴红伟家住红花岗区金鼎山镇金川村泥巴囤组,父亲吴永刚和母亲王国琴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一家如今还居住在几间土墙房屋里。原本,王国琴和婆婆在家操持,吴永刚外出打零工挣钱,一家人虽然过得清贫,也还幸福。


  可去年5月9日,一切都变了样。那天早上,小红伟被烫了。由于泥巴囤海拔1300多米,交通条件差,离山下较远。王国琴抱着孩子沿下山的小路狂奔,一直到山下才坐上摩托车。小红伟被紧急送往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经医生诊断,小红伟全身多处烫伤,面积达30%,伤情达浅Ⅱ°至深Ⅱ°。


  经医生全力救治,小红伟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因为家贫,筹集不到治疗费,在医院治疗近2个月后,小红伟被父母接回了家,虽然“土郎中”继续为他敷药,但他的病情没有得到缓解。


  好心人捐款近10万


  曾被评为最美乡村教师的徐德光是吴永刚的老师,在当地,徐德光德高望重,吴永刚走投无路时,第一时间想到求助自己的恩师。“看到娃儿太可怜,我愿意像叫花子一样,到处为他要钱。”徐德光说,很多热心人时常关注他任教的扇子林教学点,在为小红伟寻求帮助时,他给这些热心人打了电话。


  “一个大姐来到病房,捐了3000元,还为朋友代捐800元。”吴永刚回忆着当时的情形。这个大姐从徐德光那里得知小红伟被烫伤的遭遇,直接到医院献爱心。但是,至今,就连徐德光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她姓丁。在帮助小红伟的众多热心人中,像这样的“无名人士”还有很多,他们有的放下钱就悄悄离开,有的看到报纸上公布的爱心账户后,直接往里面打钱。


  小红伟的遭遇一直牵动着众多好心人的心,志愿者钟明、徐泽波、徐泽洪等就是其中的几位,小红伟刚被烫伤时,他们帮忙拍照、写稿、印刷求助资料,四处寻求帮助。


  不仅是出力,志愿者们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献爱心。就在前不久,小红伟的爱心账户告急,已经没有余额,而第二次手术的费用还差1万元,得知这个消息,钟明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1万元奖金如数捐出,让小红伟如期接受了手术。


  爱心账户监管志愿者告诉记者,到现在为止,小红伟总共收到各界爱心人士捐款近10万元,几次住院治疗,共花去了8万余元,剩下的爱心款加上医保报销的钱,将全部存入爱心账户,并由几名志愿者共同监管,用于小红伟今后的治疗。


  小红伟获得重生


  “小红伟,你最棒了。”听到志愿者钟明这样的表扬,小红伟立马竖起了大拇指,并咯咯咯地笑起来。在以前的采访中,记者从来没有看到过孩子如此开心。


  去年11月,记者来到吴永刚家采访时,小红伟躲在里屋,不肯出门,见到陌生人到来,悄悄躲在门后。当时,因为烫伤的原因,小红伟的脸已经严重变形,不再是原来的模样,而且脖子至胸部以下正在溃烂,连衣服都只能敞着穿。


  其实,小红伟在被烫伤之前,非常活泼开朗,嘴巴还很甜,见到邻居,都会主动打招呼。可被烫伤后,他幼小的心灵受到重创,变得自卑和焦躁不安。这一次采访时,小红伟不再怕生,两次手术,将他的脖子和腋窝处因烫伤形成的疤痕全部割开,进行了植皮手术,现在他终于能活动自如。


  小红伟暂时不用再手术治疗。据介绍,10年后,他会再到医院接受手术。“小红伟的命救回来了,我会辛苦工作报答大家的爱心,争取早日让孩子们过上好日子。”吴永刚表示,很快,他就会收拾行李,出门打工,挑起家庭的重担,也为小儿子以后的手术筹集费用。


  看到小红伟和记者“躲猫猫”、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吃饭、笑着让记者给他拍照……这些都让志愿者和吴永刚夫妻俩兴奋不已,半年多的爱心之旅,终于有了结果,大家都为小红伟庆贺,为他的重生加油鼓劲。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2011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