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遵义海龙囤入选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013/4/10 贵阳晚报 有0人参与评论
  

已完全清理出来的“明代立交桥”

已完全清理出来的“明代立交桥”

 

  4月9日,国家文物局、中国考古学会等部门和单位在北京联合宣布,2012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贵州遵义海龙囤遗址入选。入选理由是:为重大学术课题的解决提供了全新资料和视角。


  据介绍,2012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是从近600个考古发掘项目中遴选出的。4月7日至9日,21名评委在京分别对筛选出的43个项目投票。

  昨天中午,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海龙囤遗址考古领队李飞,通过电话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本年度预选入围名单中,海龙囤排名第39位。“在专家评审、评委投票过程中,海龙囤以高票入选十大考古新发现。”

  当天,在国家文物局联合中国考古学会等单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专家对海龙囤入选给出的理由是:学术意义重大,为重大学术课题的解决提供了全新资料和视角。“在中国考古界,有着‘明清不考’之说。作为明代遗存考虑的海龙囤遗址,其考古发掘以科学和先进的手段获得的重大成果,证明了近代考古大有可为。”

  评委们认为,遵义海龙囤尤其“新王宫”的整体格局,不仅与明故宫契合,还融入了地方建筑特色,反映出土司在意识形态上的国家认同感。另外,海龙囤是中国西南规模最大、保存最好、延续时间最长的土司制度实物遗存,完整见证了唐代土司制向明代“改土归流”的变迁。其发掘,对从考古学角度深化中国土司制度和文化研究,探讨中央与地方的互动,提供了新的材料和视角。

  此次入选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项目,还有:河南栾川孙家洞旧石器遗址、江苏泗洪顺山集新石器时代遗址、四川金川刘家寨新石器时代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新疆温泉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山东定陶灵圣湖汉墓、河北内丘邢窑遗址、内蒙古辽上京皇城西山坡佛寺遗址、重庆渝中区老鼓楼衙署遗址。

  考古故事

  密林寻访:林下土埂是宫殿城墙


  在海龙囤上,人们最为熟知的两大建筑群遗址,是“新王宫”和“老王宫”。考古队首先要解决的,是查清“新王宫”的规模和布局。

  考古队决定在密林中寻访。2012年4月24日,考古队员在“新王宫”遗址后的树林中穿行时,发现了一段下面用石块垒砌而成的土埂。

  “我觉得,它应该不是房屋的基础。”李飞说。

  于是,他带着考古队员顺着土埂延伸的方向,继续在丛林中穿行,并砍掉土埂上的植物。4月27日,一道长近千米的土埂,完整展现在大家面前。晚上,大家坐在一起将绘制的图纸拼接起来后,被眼前的土埂形状震惊了。“整个土埂是一个环状的带子,完整地围绕着‘新王宫’。”李飞说。

  大家确认,这道土埂,实际是环绕“新王宫”的一道内城墙。而外城墙,则是人们能看到的残存关口和城墙。根据内城墙圈定的范围,考古队测算出“新王宫”占地19000多平方米,比原先资料记载的10000平方米,大了将近一倍。

  因发现了这道内城墙,考古队开始对海龙囤原先的定位产生怀疑。“有了内、外城墙之分,就说明海龙囤可能不单是屯兵那么简单了。”李飞说,他当时推断“新王宫”有可能是一个“宫殿式”的衙署。

 

海龙屯建筑群遗址发掘现场

海龙屯建筑群遗址发掘现场


  揭秘地宫:"水牢”实为“人行天桥”


  考古队在公布发现内城墙的消息时,没有透露关于“宫殿式”衙署的推测。“我们还需要更多证据。”李飞说,比如在建筑遗址上要有明确的特征。

  “新王宫”据传毁于1600年夏的战火。后来,曾被修建庙宇、养猪场,改为耕地等等,现在上面种着杜仲树。1999年,遵义市文物部门曾试掘过“新王宫”,发现了一口水井,以及几块巨大的方石,还出土了围棋子等。其中,一块巨石被称作“龙位坪”,传称是杨应龙每天办公的地方。

  考古队的发掘,以“龙位坪”为中心,周围还分布了多个探测点。

  第一个被证实为讹传的,是人们所指的“金银库”,位于“龙位坪”左后侧的山坡上。一些文史人员说,那是杨氏土司存放钱财的地方。负责做探方的考古队员老贺,仅用一周,就否定了“金银库”的可能性,认为那个地方可能是军械库,或是内城观察哨角楼。

  另一个被否定的,是“水牢”,位于“龙位坪”左前,两者相距约50米。“传说下面是一个很长的通道式建筑,常年积水,用于关押犯罪较轻的官员。”有人说。

  考古队员韩继泽,用了近一个月时间,才从洞前的废墟中,清理出几级石台阶和几个柱础,并未见异常。又过了近两个月,工人们从洞口的另一面,清走十多吨砖块、瓦砾后,一个完整的拱门状通道逐渐显露出来。

  原来,这并不是“水牢”,而是一个上、下都有道路的通道,类似于今天的“人行天桥”。其中,下面的通道,通往后面的建筑群;上面“十”字相交叉的道路,则通往被怀疑是餐厨区的建筑群。

  由这座“天桥”,考古队结合已确认的建筑遗址,以及逐步被清理出来的一些道路、廊道等,基本确定了“新王宫”的建筑布局。“作为‘宫殿式’的衙署,已是毫无疑问了。”7月底的时候,李飞这样说。

  这个阶段,负责“龙位坪”清理的侯清伟,负责“龙位坪”右前建筑遗址发掘的韩文华,也各自有了重大发现。其中,侯确认那块裸露的巨石,就是“龙位”所在之处,其正前方对着的,是一条作为整个王宫建筑群中轴线的踏步;韩发现了石质防盗窗、一小段骨秤、鹿茸和陶制秤砣,确认了海龙囤有“驻囤医生”的记录。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2011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