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海贵州电煤告急 电厂煤矿政府矛盾复杂交织

2011/11/7 经济参考报 有0人参与评论

  有“江南煤海”之称的贵州,是我国长江以南最大的产煤省,可今年省内电煤却频频告急,电力运行一度“亮起红灯”。当前水电因严重干旱难以发力,煤炭安全生产形势严峻,更让“煤电困局”雪上加霜。重重复杂矛盾交织下,电厂、煤矿和地方政府,都面临着困境和挑战。


  电煤供应紧张电厂“喊亏”


  装机4×60万千瓦的发耳电厂,就坐落在我国南方煤炭资源最富集区域的贵州省水城县发耳镇,可走进电厂,宽敞的堆煤厂里却显得有些空荡,电煤持续紧张让这座“西电东送”骨干电厂运转举步维艰。


  “找煤、找煤,这就是我今年最大的任务。”电厂总经理林跃说,发耳电厂2007年投产以来,今年遇到了最为艰难的局面,不仅电煤价格迅速飙升,煤质每况愈下,而且还买不到。8月份,电厂4台机组只有2台运转,日均耗煤1 .8万吨,存煤水平在7天以下。上半年进厂电煤平均热值只有3800大卡,大大低于5000大卡标准。电厂为此被迫使用柴油助燃,每个月烧油量达800吨。


  贵州另一骨干电厂盘南电厂公司副总经理李东麟说,正常情况下,电厂4台机组满负荷运转日均需煤2.4万吨,由于煤质较差,今年需3万吨,多用煤20%以上。折合成发一度电,就多消耗80克。


  贵州粤黔电力公司总经理林桂荣说,2006年4月,盘南电厂第一台机组发电,当年就实现净利润1 .7亿元。可这几年,电煤价格迅速攀高,电厂利润不断下降。电厂坐在煤山边上,仍然面临买不到煤的窘境。


  与盘南电厂配套建设的响水煤矿,最初规划年产能达1000万吨,而电厂4台机组年需煤量仅700万吨左右。可由于煤炭赋存条件、矿井审批手续不全等原因,2010年实际产量只有107万吨。为了不停机,电厂甚至要从几百公里外的黔西南州拉煤,运输成本甚至比秦皇岛到达广州的海运费还贵,企业难以承受。


  面对电厂的抱怨,政府也有说不出的苦衷。由于这些大型电厂属于央企,更多地倾向于企业利益,遇到电煤供应紧张就对政府有依赖心理,部分电厂观望心态较重、消极存煤,因此,地方政府调控效果往往难以达到预期。


  煤矿难做“赔本买卖”


  盘江煤电集团一位负责人说,当前煤矿企业面临的窘境是,电煤与市场煤、省内价与省外价存在较大差距,但是,保障电煤、民用煤、重点企业用煤都是“政治任务”,企业明知是“赔本的买卖”,只能暂时丢掉市场保电煤。


  记者调查发现,一方面是电厂频频陷入紧急“煤荒”,另一方面却是煤炭企业普遍没有生产积极性。6月9日,占贵州电力装机近一半的8家主力电厂存煤不足一天,贵州电网发布全网大面积停电红色预警。为保障电煤供应,贵州省出台一系列“硬措施”,甚至“封关”措施停止煤炭外运,但这些措施却没能根本缓解“电煤危机”。


  10月1日起,贵州对出省煤炭征收二次价格调节基金,由原来的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根据盘江精煤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按照此规定,四季度公司预计负担煤炭价格调节基金1.35亿元。


  贵州水矿集团副总经理张思明说,这几年全国闹“电荒”严重得多是一些产煤大省,如山西、河南、贵州等。事实证明,电煤越是按市场规律办事,越是有保障。如果允许煤矿销售一部分煤炭给电厂以外的其他客户,拉高扯低总体上还能有盈利,可是所有煤炭都要给电厂,政府守在煤矿见煤就拉走,导致煤矿普遍没有生产积极性,电煤供应更加紧张。


  张思明说,前些年煤矿企业长期困难,发工资都成问题。这几年煤炭市场稍有好转,却要眼睁睁看着利润流失。供应电煤与市场煤每吨差价300多元,一天损失就是500多万,现在企业辛苦建立起来的销售网络也受到影响。


  国有大矿有怨气,地方小煤矿也“心气不顺”。一些小煤矿矿主说,煤炭资源获取是市场化方式,投资门槛不断抬高,已经投入大量资金,可现在出煤却没效益,甚至是亏损,宁愿不生产。


  盘县雄兴煤矿矿主刘尔雄说,无论生产不生产,县里给所有煤矿都下达了电煤任务,可煤矿证照到期了,跑省里一些部门几十趟也办不下来延期手续,“合法矿变成了非法矿”,只能从其他煤矿高价买来完成任务。电煤供应的前提是要鼓励产能,可现在这种局面下,很多煤矿失去了生产积极性。


  贵州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煤炭产量1500万吨,数据一经公布,即遭各方质疑。中电投贵州金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尹贵荣说,按照这个数据,日均产量40万至50万吨,而电煤需求量只有20万吨左右,采取封关措施煤炭都不允许外运,剩余20多万吨煤炭究竟到哪里去了?


  据贵州省能源局统计,全省“六证齐全”的煤矿只有400多对,总产能8000万吨左右,而去年煤炭产量近1.6亿吨。一些煤矿业主认为,煤炭产量有虚报嫌疑,加上今年事故频发,小煤矿被关的数量大,导致整体产量不足,电煤供应非常紧张。


  基层政府“安全”生产“难平衡


  确保电煤供应,地方政府是第一责任方,可在电厂与煤矿间艰难”周旋“。贵州第一产煤大县盘县副县长刘虎生说,全县140对煤矿,接连发生煤矿事故后,目前只有26对合法煤矿生产,总产量不过400万吨,可今年县里的电煤任务量有530万吨。


  为完成任务,盘县成立5个电煤督查组,到37个乡镇督查,几乎是见煤就拉走。刘虎生说,盘县产煤品种主要是焦煤,动力煤不到10%,8月份,焦煤价格每吨高达900元至1400元,是电煤价格的2至4倍,可为了保电煤,县里只能执行”三不“政策,即所有煤炭”不入洗、不炼焦、不出境“,全部供给电厂。


  火铺镇镇长郑春萍说,今年以来,盘县发生多起较大以上煤矿事故,一批矿井停产整顿。全镇有3对矿井,现在只有1对在生产。今年全镇电煤任务14.6万吨,可到8月底只完成2万多吨。


  大山镇镇长秦明高、平关镇镇长张云浦等说,一会儿是安全大检查,有隐患的煤矿都要关闭;一会儿又是电煤”大动员“,要千方百计鼓励生产保障供应,基层干部工作很难做。


  ”左手安全、右手生产“,记者采访的一些基层干部说,安全生产与电煤保障就像是套在地方领导干部头上的两个”紧箍咒“,电煤是”政治任务“,安全是”政治任务“加”政治生命“,地方肯定是宁愿停产也不愿生产。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2011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