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疆传奇周西成其人其事

2011/12/27 贵州便民网 有0人参与评论

 

  

周西成

  贵州近现代史上,有一位以特立独行着称于世,以叱咤风云傲啸于大西南,以勤政爱民廉洁奉公享誉于黔疆的传奇人物——周西成。他离开人世已经整整八十年了,可是在川黔滇三省的大片地区内还有着许多的普通老百姓对他念念不忘津津乐道,在贵州省会贵阳,老一辈的上了年纪的人们,提起周西成无不分外来劲,如数家珍。往往起首第一句都是“有哪个不晓得周西成?!”不到三十七岁就战死在军阀混战的沙场上的周西成,何以能得到人们的如此爱戴?他的传奇何以能代代赞颂?他的故事何以能到处流传?一句贵阳话说明了一切:说不完的周西成!


  第一的第一

  贵州这块土地,几千年来,都是被贬斥为未经开发的蛮荒之地。不用说历史上交通通讯极不发达的时期,就直至今日,不说普通人,就连许多所谓的知识分子,也还对贵州一脸茫然,不知所云。可就是这个周西成,一个桐梓大山里走出去的乡下小子,在执掌贵州军政大权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却创造了许许多多的贵州第一。令贵州这个局促于西南一隅的以落后贫穷战乱无为而埋没于世的小小省份,一时之间大开风气大张声势大踏步跃进,跻身于全国先进省份行列,被国民政府褒扬为“南黔北晋,隆治并称”。他在贵州一省创建的第一,可谓指不胜屈。略举几项,可见一斑。

  贵州的第一条公路和第一辆汽车   自古人们贬称贵州“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坎坷不平,崎岖陡峭的山路使得诗仙李白浩然慨叹: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贵州的贫穷落后边远蛮荒,大多都是源出于此。要想从根本上改变贵州面貌,疏浚交通畅达物流实乃当务之急。明智的周西成清醒的认识到了这一点。故此他视修筑公路为“开贵州之生路,辟全省之财源”的前提。早在赤水任贵州军务会办之时,周西成就统领军民创修了赤水新东门至东皇的公路,当时完成全程的毛坯路和新东门至夹子口两公里多正路。并从上海买了一辆小汽车,经长江航运到赤水,三十二人抬进县城,试车后即在赤水城内开行,这就是贵州境内最早的公路和汽车。他就任省长不足三月,就在民国十五年农历八月初三日在贵阳头桥举行了省城环城公路开工典礼,参加者有周西成亲率的文武官员、中小学生,驻省城军队及筑路员工等数千人。周西成和袁祖铭率先破土后,即行开工。环城公路由头桥起,经黄土坡、鲤鱼田、威西门、的兴怀园转竹叶林,紫林庵、金锁桥、晏家院、次南门的西舍,绕雪涯洞新桥、大南门油榨街,然后又折回马棚街,转老东门、新东门、红边门、六广门在兴怀园合路,又由头桥修经二桥至三桥。该路面宽三丈,环贵阳城全长20余华里,是为贵州最早的正规公路。

  次年,周下令将路政局扩大为路政总局直接隶属于省政府。各县随之成立路政分局,着手修筑长途公路。规定“凡公路经过地方,由路政分局督敕各区,征集全县民工分段负责修筑,限期完成。”“动员社会各种力量参加筑路,命令各地驻军上路做工,还采取以工代赈办法,让灾民参加修路,筑路经费由省金库负责”全省上下闻风而动遵令而行,党政军民学工商全面动员,唯修路是从,“一时雷厉风行,勘测载道,路工塞途”

  当时周西成明令同时开修全省三条主干道。即:1.贵赤线:自贵阳经乌江、遵义、桐梓、温水、土城,而达赤水,以求与合江的轮运相接,全长400余公里。民国十六年一月十一日开工,次年四月二十七日,至桐梓段通车,通车里程220.61公里(后改走由桐梓经松坎、崇溪河入川於民国二十四年全线通车)。2.贵西路:自贵阳经清镇、平坝、安顺、镇宁、关岭、安南、普安、盘县而达云南平彝,全长400余公里,民国十六年三月开工,次年一月通车至安顺,长154.46公里。3.贵南路:自贵阳经龙里、贵定、都匀、独山而达麻尾入广西南丹。全长334.67公里。民国十七年春开工,自贵阳至甘粑哨段长121.5公里。此外,还修了陆家桥经麻哈至下司的40公里陆下支线,贵阳至定番的50公里贵番支线,开工了由清镇经黔西大定达毕节地280公里清毕支线。从民国十五年八月至十九年六月,近四年时间,共修公路有千余公里,大小桥梁一百五十余座。周西成在世时就完成通车公路500余公里。当时及事后,曾有许多人质疑,问周西成刚接手一个一穷二白三乱的烂省,哪来的这么多钱修这么多公路?岂不是拼命搜刮民脂民膏,以填塞自己流芳百世的欲壑。其实说穿了,一点也不神秘。的确,当时的贵州,战乱频仍,民不聊生,全省上下,一贫如洗。岁入仅400万元,却要拿出500万元来修公路,似乎是个根本不可思议之事。原来,周西成是打了大烟的主意,他采取了两条措施:一是,课重税禁种大烟,借此征收了大笔税款;二是护商收费,借名武装保护过往商旅,实质是武装勒索过境鸦片,藉此也获得大量收入。所有收入统交省府设立的筑路禁烟罚金帐户,其修公路的资金即全从此帐户开支,并未向贵州老百姓摊派一文钱。

  更为难得的是,直至八十年后社会已步入高度现代化的今天,其后几代人修筑的国道、电气化铁路、高速公路几乎全部都是遵循当年周西成测定的路线。因此可以自豪地说是黔人周西成破天荒的开辟了贵州第一条公路。

  民国十五年(1926)前,绝大多数贵州人从不知汽车为何物。周西成为了以事实说服反对修公路的各界人士,决定路未修好先买汽车。遂派卢 焘筹办,卢焘于1927年春,赴香港托人买了一辆福特牌七座有篷汽车,不顾港粤友人的嘲笑,雇人开到了梧州。没路了,即雇一只大木船载上汽车缘融江北上。进入贵州境内,因河道狭窄水流量小,又改用两只小木船并拢一起载着汽车,沿都柳江流域的从江榕江逆水运至三都县。殊知,当夜暴雨山洪风大浪急将木船沉入江水之中,不知去向。焦急万分的卢焘在江边梭巡揣测,分析车与船可能没被冲远。当即悬赏一百大洋,命当地水性高手潜入江底探求,几经周折,终于探明车船的确切位置,高高悬着的心才算回到了胸膛之中。待水位下降后,又高价雇人从江底打捞车船上岸,清洗干净。然后将汽车拆散,改用人背马驼肩扛人抬,折腾辗转了十几天,好不容易把这个宝贝铁疙瘩弄到了贵阳。放在紫林庵,驾驶员组装完毕后,却又发动不起来,又经过几天的反复鼓捣,终于发动起来了。隆隆的车声和着人们的欢呼声,轰动了贵阳城。

  卢焘命车开到省政府门口,请周西成登车,周西成兴致勃勃的坐上了贵州的第一辆汽车。汽车沿着刚修好的环城公路转了一圈,周西成高兴的对卢焘说:卢老,自己修路,自己坐车,心安理得!卢焘也说:贵州的建设,只要肯干会有成绩的。周西成又命将车开到团坡桥正在举行的贵州全省第一届运动会会场上转了一圈,让在场观众大开眼界。全场轰动,万众欢呼:贵州有汽车了!贵州有汽车了!城内市民奔走相告,扶老携幼,涌上街头,争相观看从未见过的怪物、西洋景。贵州的第一辆汽车在贵州的第一条公路上奔驰这真是贵州开天辟地的第一条特大新闻。

  周西成生怕汽车碾着行人,命省府秘书长写个公告警示市民,秘书长拟定后他嫌太文,不易让市民理解遵行。遂口授四句:汽车猛如虎,莫走当中路,若不听劝阻,轧死无告处。全城广为张贴,言简意赅,直接了当,老少妇孺,人人明白。此即为贵州的第一个交通规则。其后,于1928年5月7日,省政府颁布《全省马路交通规则》七章48条,是为贵州第一个正式交通法规。

  为了真正的让汽车造福于贵州人民,而不仅仅是为军政士绅达官贵人服务,周西成鼓励桐梓籍人士黄丕谟、熊逸滨并联络韩元熙、袁干臣等人集资数万元,于1927年5月8日成立贵州先导运输公司。周西成电命第25军和贵州省政府驻南京办事处处长谭星阁,在上海购买道奇车十辆,又派30名贵州青年赴上海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学习驾驶修理技术。随即又陆续成立了四十余家车行,至1934年,贵州的汽车已达83辆。贵州的交通运输自此步入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

  周西成除了创修公路之外,还创造了贵州的若干个第一。譬如,

  兴办贵州的第一家电厂,点亮贵州的第一盏电灯;设立贵州的第一家兵工厂,造出贵州的第一支步枪;兴办贵州的第一个无线电台,极大的改善了电讯设施;设城乡电话局,建城乡电话学校大力发展电话事业;兴办白药厂、造纸厂、造币厂、平民工厂、模范工厂大兴实业,藉以解决平民就业及民用必须品的供应;开掘赤水盐井、兴办黔隆煤油厂、开采铜仁大喇洞朱砂、安南锑铅等矿;设立威水毕矿务总局,统筹三县矿务;增设各县实业局,“以努力于垦荒、森林、牲畜、蚕桑以及农产之振兴”;创办贵州大学,设文、理、预科各一班,设土木工程经济医事三专科各一班;成立教育厅,改各县劝学所为教育局,严令各县教育经费独立,不准擅行挪移,大力兴办各县中学、兴办师范学校;着力推进体育运动,创办了贵州历史上的第一个运动会……周西成在贵州创造的第一之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足以称之为第一的第一。

 

周西成引进的第一辆汽车

  


  清正严明  惩贪除恶

  周西成另一个为人称道的特出之处就是立身清正,廉洁奉公。伴随清廉而行的就是除恶务尽,惩贪不殆。

  周早在执掌军政大权之初,就立身持正,以身作则,以勤政爱民为民造福为己任。出身贫家,来自山野的他为人正直,疾恶如仇。因此,他一向治军特严,严刑峻法,随时整饬军纪,凡违者无一宽宥。周军每驻进一地,必先晓以“不拉夫、不封马、不派款、不加粮”的文告,并公开宣布“凡巧立名目,借事勒索者,无论文武勋旧,皆罪之,令行法严”“土豪劣绅及贪官脏吏,诛除之,不稍贷”。周西成主政期间,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就省长任后,即行制定一系列规章制度以规范官吏行为。特别颁布了《官吏奖惩暂行条例》。制定了官吏必须熟记的“十二不”(不枉法、不昧良、不徇情、不犯上、不虐下、不欺诈、不赌、不淫、不骄、不谄、不惜报国忘身、不取非义之财)和“训诫词”,并要求切记力行,违者惩处。并严禁嗜好,甚至不准军人单独上街,上戏院等。除此之外,周西成还利用封建思想桎梏部属,以达严刑峻法,整肃风纪的目的。周西成本人其实并不迷信,但他却将封建迷信运用得到了极致。周进驻赤水不久,就在赤水县城建立校场的同时扩建昭忠祠,将他从军以来历次战斗中阵亡的官佐、士兵的牌位供于其中,每逢祭祀之时均亲率文武官佐前往祭奠。举凡任命官吏,都必须到城隍庙敬香,并在周西成亲自监督下,跪拜盟誓。省府统一制定的誓词为:“天日在上,鬼神鉴临,某某某(宣誓人名)谨以惟诚惟信,爱国爱民之本意,誓尽厥职。如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祸国殃民,贪赃枉法,忍心害理,结党营私,荡检踰闲,犯上作乱,侵蚀公款,扣克军粮,鬼魊为心,言行相背,以及其他不法不道德种种行为和意思。(以下为本人甘愿承受何种惩罚之词)”誓词跪读完毕后,在城隍面前焚烧一份,同时送交一份给周省长监督执行。军署省府大院礼堂内供奉三军司令牌位,终日焚香秉烛鼎敬,以象征军权威严。每月朔望,周西成都要亲率大小官员到省城八大庙敬香,跪拜祈福。每年阴历八月二十七,都要举行隆重的祭孔盛典,周西成亲自主祭。

  关键的是,周西成对这些规章制度,赌咒发誓,从没当作儿戏,相反,兑现起来却是特别的认真,从不因循苟且。这就令许多人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了。周西成除了设立军政专门的稽查机关监督之外,并广泛接受民众举报。自己也经常微服私访,及时严厉查处贪赃枉法者。尤其对官吏,凡是犯官,均按其自己盟誓时提出的惩罚手段予以惩罚。独山县长张德鹗因贪污被斩首示众;贵阳老东门厘金卡员因贪污,被割去耳朵,戴上大枷,游遍全省示众;周西成的小同乡、族侄周积善时任团长,率部剿灭水城水洞叛乱后,被查获有侵疼缴获行为,当即撤职查办;周西成的亲堂侄子周  平任团长在从铜仁解款回省途中,私挪侵吞三百元,被周西成召集各师代表当众正法;遵义县长拓泽忠,因贪污,按其誓词以箭穿耳游全省示众。在游了五十一个县后,已是血流不止奄奄一息,方才罢休;此外尚有正安县长李培根、八寨县长李凤池等多员都因违纪革职解省查办。至是,全省吏治肃清,令行禁止,乃至“大军阵前,片纸易将,无敢弗者”。而相比之下,周西成率兵执政,纵横江湖几二十年,洁身自好,立身清正,除了在赤水会办任上修了一个公馆于桐梓以备往来驻跸,在省长任上修了个世杰花园,作为省长公馆外,从未置过一分田土产业,并无一文存款。因其不蓄私产,以致“死之日,家无余财”,竟赖国府拨款,民众公葬。

  周西成就任省长之时,全省社会糜烂,盗匪横行,百姓涂炭,苦不堪言。周宣布就职时,明令“三个月内肃清各县匪患,逾期如有人在路被劫,由该县县长负责赔偿”。并立即出示布告晓谕全省,除常规的剿抚并用外,其第四条称:“商旅无论在何地被匪抢劫,不论被抢财物贵贱多少,概由当地驻军及政府共同赔偿,并渎职罪论处(责任人)”。布告一出,民众驻军一致行动,盗匪无处藏身,纷纷自首投诚。对于顽固者实行武力清剿,严加镇压。捉获匪首,押赴省城斩首示众。对于拦路抢劫汽车者,一经抓获,即将其系于车后,拖死为止。

  “黔省自民十而还,遍地皆匪。……现在道路无阻,商旅畅行,各县人民安居乐业”。

  周西成还严厉惩处恶棍地霸,取缔赌博卖淫,以维护地方治安和社会风尚。遵义恶霸余鼎臣趁滇军驻遵义社会混乱之时,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全城人视他为眼中之钉,肉中之刺,欲拔去之而不能”周路过遵义时闻之详情,当即将其逮捕枪决。贵阳的私娼舵头“大公鸡”、 “老黄太”二人被处以极刑。“四姨妈”、“金边茶碗”被示众三天。

  自是全省社会秩序和社会风气均大为好转,为百姓的生产生活创造了安定的环境条件,终于导致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实现了全省大治的良好局面。

 

  


  “没见过驮着银子来当官的”

  民国十五年四月,川黔边防督办袁祖铭转达中华民国北洋政府电令:“调周西成为贵州省长,调彭汉章会办贵州军务事宜”。将颟顸无能,昏庸贪婪的彭汉章和英气勃发,奋进向上的周西成,调了一个个。这一下,居然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改变了贵州的整个面貌。

  当月,周西成从赤水经桐梓遵义赴省城贵阳赴任。

  周西成临离开赤水之时,再三告诫留守根据地的毛光翔:不要过份伤害老百姓的利益,不要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顺乎民性,兵能生存。否则就会像滇军一样,耗子过街,人人喊打。最后落得个不打自跑的下场。如若胡作非为,更糟的是,给兵养成一个怀德性,见了老百姓的东西,就当是他的,不拿就偷,不给就抢,这不就是兵匪一家吗?!带兵就是爱护兵!兵应该得到的,一定要给他们。克扣军饷从良心上也过不去。人家为什么跟我们干?图什么?!你明明有条件给他们,他却连肚子都吃不抱,为何非要替你卖命?!这些带兵的道理,他不仅讲给毛光翔听,也不断地经常地讲给所有官兵听。加上他一贯的以身作则,言传身教,这样,在他的周围,就逐渐形成了一个忠心耿耿的指挥自如的武装集团。

  周西成离开赤水的前三天,赤水县城就开始了欢送活动。石印的《赤水三日刊》出专版,以各种体裁的文章歌颂周西成的德政。曾任赤水县两级小学校长的前请秀才罗焕章撰联:“冰乎其清,玉乎其洁;公有遗爱,民有遗思。”全城到处张灯结彩,通街拉上挂满各色彩饰的彩幡,名曰“瞒天过海”。正街之上搭起了几座牌楼,锣鼓喧天,此伏彼起。戏院免费唱了三天川戏,任人观看。

  起程之时,县城举行了宏大隆重的欢送仪式。赤水县沿途各场镇的机关、军队、绅士、保甲人员及市民、学生,一律手执彩旗,整队夹道,肃立送行。周西成在赤水驻军两载,行为法令深得民心,百姓自然也恋恋不舍的挽留与颂扬。许多家门前放置一张方桌,上摆一碗清水一面镜子。这是几千年文明古国亿万人代代相传下来的对离任官员的最大的颂扬最高的奖赏——清如水明如镜。周西成步行经过案前逐一拱手致谢,并赏银元一块。赤水城的老百姓扶老携幼,涌出县城欢送周西成,也亲眼目睹了这场难得一遇的盛事。学生们举着灯笼,挥着彩花列队送到了五里之外。周西成向每位学生赠送一套校服,鼓励他们好好学习,长成有用之才,报效国家。并当众宣布他去贵阳当了省长后,一定为赤水办一所中学,以让赤水学生读中学不离开赤水。果然,第二年,贵州省第二中学就建在了赤水县城,就此为赤水培养了一大批人才。

  周西成在故乡桐梓热烈而隆重的欢迎气氛中作了短暂逗留后,前往遵义。在去遵义的大道两旁,周西成和他的士兵们亲眼目睹了被滇军祸害过的老百姓们一个个蓬头垢面,鸡首鹄形,一家家房空屋遢,楼穿壁漏,直如水洗。学校之类公共房舍更是片瓦无存,与桐梓境内没有两样。大家都痛心疾首,气愤万分。

  遵义的耆老士绅、农商各界、机关学校居民百姓都踊跃投入到对周西成的迎送活动之中。这一黔北大城用绸缎扎起了数十座牌坊,通街张灯结彩,热情涌动,到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氛。辛亥革命元老、遵义人牟琳亲率遵义民众到北门外迎接周西成进城。周西成远远的滚鞍下马,向牟琳行礼,并与牟琳携手并肩步行入城。与一部雪白长髯飘拂的牟琳相衬之下,三十二岁的周西成更显得英气勃发,勇武神骏。

  周西成在遵义顺乎民意,与在桐梓一样,抚恤贫民,捐金修缮学校,购买图书,惩办贪恶做了大量很得民心的好事,受到沿途民众的真诚爱戴,饱受军阀混战残害的老百姓都纷纷赞叹:这回贵州恐怕是真的有希望喽。

  周西成进贵阳城的那一天,艳阳高照,机关、学校、军队、士农工商各界和大量的民众都到城外迎接。周西成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凌凌,行走在大队前头。见到欢迎的队伍,立即跳下马来步行,并向街道两边的民众挥手示意。他那颀长的身材,方方的国字脸,右腮边那颗黑痣上长长的痣胡(与他稍亲近点的人都戏称其“周痣胡”),简朴大方的灰白布军装,腰挎的军刀,都给贵阳民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群中不时发出“欢迎周省长!”的口号声,周西成都立即向民众肃立致敬,然后微笑着挥手频频点头致意。他在省城头面人物们簇拥下步向省政府,各界名流紧随其后。队伍中管后勤的人员按照上司命令,凡是街上百姓门口,摆着清水或明镜的每桌赠一枚云南小板(五角),两样都有的,即赠一块大洋,以示谢意。路边乞讨者,每人赠五十文铜元,可买五十个碗儿糕。卫队过后,才是驮马队,驮的是数不清的大洋,和枪支弹药、军用物资。行军队伍中士兵军官整齐划一,精神抖擞,鱼贯而入。在百姓眼中,比以往任何一队伍都精神都有纪律。

  这时候,得钱的笑逐颜开,看热闹的欢天喜地。纷纷议论:自古以来,只听说,当官的,空起两巴掌来,大包小裹驮着钱走;今天这个周省长颠倒是驮着银子来当官,稀奇稀奇真稀奇!今天算是开了眼了!也有人说:这些钱是他打四川铜元局抢来的便宜钱;顺水人情,收买人心;各人造的;征收来的;七嘴八舌,其说不一。又有的说:不管咋个来的,送给老百姓是事实。给一点总比一点不给好。穷人出身受尽苦难的周西成,对百姓的疾苦,总是铭刻心头。看到穷苦人给几个钱,他心头乐意,压根不在乎别人议论什么。

  1926年(民国十五)6月1日,周西成通电全国,并在贵阳宣誓就任贵州省长。当年9月,以孙中山为首的广州革命政府列编周西成部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五军,任命周西成为军长兼贵州省政府主席。


 

周西成故居

 

  一身兼任四个师长的周西成

  周西成出身陇亩,家道贫寒,从军前仅进过小学,文化程度不高。当兵后,一无靠山,二无金钱,三无实力的周西成,全凭着猛冲硬打,以智克敌,以及在军阀混战中投机取巧,拉拢利用,左右逢缘,利用一切机会壮大自己,消灭敌人,从而达到了自立山头,独树一帜的目的。真可谓,一路春风皆得意,大鹏展翅恨天低。

  清宣统三年(1911 辛亥),贫困的家庭没法让他上中学,失学了的周西成,十八岁了,肩不能挑,背不能磨,农活不会做,也没其他求生的本领。恰逢贵阳新军管带桐梓人赵文彬,因在铜仁等地招兵不够数,经熊逸滨劝说,遂在桐梓征来补数。熊即动员内侄周西成等人去应征。他对周说:年轻人走出桐梓去,外面闯一闯,看看世界,争取混出个样子来,不要怂在家里走不出去。到省城闯荡,要多约几个人,人多在外面好办事。一个人在家不觉得,出了远门就会晓得“人多好栽田,人少好过年”的道理。奔前途全靠自己努力,靠别人始终是靠不住的。美不美乡中水,亲不亲故乡人,在外面,对桐梓人要好一点,家乡人总归是有好处的。姑父熊逸滨的这番语重心长的嘱咐,成了周西成投身社会的信条,也成了他后来建立桐梓系军政集团的金圭玉臬。

  周西成从军不久,即在乡亲好友和上司的策动下,自然而然地参加了当年11月3日夜贵阳新军和陆军小学举行的革命武装暴动,参加了推翻清王朝在贵州两百多年封建统治的冲锋陷阵。贵州辛亥革命的成功,也使周西成被提拔为新军首领、贵州都督杨荩诚的卫队正目。他的手下多是桐梓人,专门负责杨荩诚及其机关的安全警卫。自此,周西成真正走上了军人之路。

  在此后的十余年间,从士兵、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一级一级的凭着英勇善战拼了上来。至1922年中,终于在铜仁火并了敌手后,效赵匡胤故事,由部下劝进,“黄袍加身”,自封了一个旅长,实质只有两个兵员不足、战斗力不强的团。但也好歹算有了自己的队伍,这就为今后打江山夺地盘奠定了基础。

  周西成消灭对手,夺得旅长后,一时名声大振,各地军事集团都对周的智勇和实力高看一眼,认为不可小觑。各方即开始了对周西成的争取和拉拢,纷纷派员云集铜仁。主要的就有,孙中山派王叔度和孙某某为代表争取周西成;湖南派陈永模到铜仁做周的工作欢迎周的加入;四川石青阳部派副团长桐梓人刘节光来铜仁与周西成会晤。周西成对来者一律以礼相待。贵州袁祖铭既容不下周西成,双方也暂时不愿为敌。周西成既不与袁发生正面冲突,退避三舍,又与袁虚以委蛇,迷惑于袁。他向袁去电表示:将“悬崖勒马,可东可西,专候临驾(袁时任定黔军临时总指挥)指示”。并且,向袁承诺要将铜仁一地每年所收的20万元厘金,如数上解,分文不留,以示忠诚。其实他却暗中积极的做着退出铜仁的准备。

  面对着各方的拉拢和争取,周西成思索良久,反复掂量:他清醒的认明了形势,虽说是各方都来拉拢,但他们无疑的都是为了他们自身的利益。自己势单力薄任谁都惹不起,必须得认准一条可行又靠得住的路才去走。一旦走错,自身生死是小,对不起跟着自己卖命的千百个弟兄,那才是遗恨万年的大事。他想:湖南赵恒锡热衷于搞联省自治,不走革命路,不能跟他;广州革命政府这条路应该走,但要受到许多人的牵制,不易成功。而且,路隔千山万水自己这只小队伍走不过去,易遭损失;袁祖铭一向不容于己,不可依靠;其他小股力量,自己都瞧不起他们,岂能依靠?!最后只有石青阳这支队伍了。石青阳既是辛亥革命元老,参加过护国运动,护法战争,又是孙中山和广州革命政府任命的川滇黔靖国联军第一路总司令、四川讨贼军第一路军总司令、讨贼军第三军军长。目前,只有石青阳离革命最近,也离自己最近,又有桐梓家乡人在其中引进,这里最靠得住。他决定走入川之路。

  周西成一边积极筹备入川,调配人事,将团营连长全都配为桐梓人和忠于自己的人,并努力筹措军用粮饷,扩充兵员。同时应允石青阳的代表王叔度、刘节光“请周西成到四川,合作共事讨伐北洋军阀”的邀请,并派熊逸滨为代表先与王叔度赴石青阳处斡旋,为周西成与石青阳会面铺平道路。

  周西成在入川的路上走走停停,一边等待谈判的消息,一边就开始了对自己的部队的严格训练。以前,长期带一个营,怎么都好办。没当几天团长,一下子成了旅长带两个团,这就不得不要成天考虑士兵的情绪,下属的利益,部队的训练与供应。眼前的社会,要拉队伍一要有兵二要有饷三要有地盘,而且必须像滚雪球越滚越大不然就随时有被人一口吞掉的危险。现在他这几个兵,看是有个旅的架子,实际兵不多将不广技不精器不强。于是他一面积极扩充实力,一面整训部队。他逐步由铜仁移师到秀水,然后又一步步移驻彭水,一直坚持按计划毫不放松的训练部队。他深知,四川历来为兵家必争的天府之国,从秦汉以来,战争从未停息过。鼎革之后,四川盆地更成了虾争蟹夺,弱肉强食之地。沾凡有点政治军事头脑的人,都在觊觎着这块诱人的风水宝地。有的人伸长脖子,远远的就想咬上一口;有的贪着心,企图长期占有;也有的什么也不想干,只求伸出手来分一杯羹;也有的,只是希求利用它的地大物博,躲雨遮风,避难一时,多养些兵,以图将来的发展。周西成就是属于最后这种想法的人。他的志向越来越大,早已不是寻常池中之物可以比拟的了。

  周西成在刘节光的引荐下,晋见了石青阳,两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长时间的促膝谈心,使他们取得了对时局的一致看法决心联起手来致力于清除独裁,扞卫共和。石青阳立即任命周西成为四川讨贼军第二混成旅旅长。并经石青阳王叔度介绍,周西成及其旅全体官兵集体加入国民党,决心为护法而战,走自己的路。这时正值孙中山发动第二次北伐,委任石青阳为讨贼军总司令,石青阳在原有的汤子模、杨春芳、贺龙三个旅的基础上,增加了周西成的混成旅,真是如虎添翼,得意非常。

  这一来,周西成有职有权又有兵和枪杆子,旋即开始了实现其宏图大志的计划。此时的他,简直是如鱼得水,左右逢缘,几乎是无往而不胜,短短的一两年间,就迅速的壮大了自己的力量。他拦江劫杨森,缴获大量枪械和两团人马;他率师“靖黔”,剿灭匪首罗成三收编两个团;他出重金买川粮,平价救遵义,造福家乡获佳誉;他三打黄角垭,三抢铜元局,洗劫来大量金钱以及铸币机械,以致数年之内不愁饷糈;他两抢北洋军吴佩孚三艘轮船,获益匪浅;他侵重庆、占永川、夺荣昌,转战川东南,威风大振;他盘踞赤水,控制川南黔北数十县,游刃有余。在年余的时间里,周西成异军突起,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已经成为令西南数省,乃至北洋政府和广州革命政府都极为重视不敢小觑的一股军事力量。各方又一次掀起了对周西成的争取热潮,1923年,石青阳任命周西成为川东边防军第二师师长。熊克武任命周西成为四川讨贼军第三师师长。10月,刘湘委任周西成为川军第十二师师长。袁祖铭委任周西成为黔军第三师师长。1924年6月,滇军唐继尧又拟委周西成任其第八军总司令,周西成拒绝接受,并提出还要贵州省军事善后会办或黔北镇守使等地方要职的要挟。由于各方的重视,也因一连几任贵州军政首脑的昏庸贪婪,治省无术,致使贵州一省,连年兵燹饥荒,天灾人祸,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就此为周西成在几个月后登上省长宝座铺平了道路。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2011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