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创建词条
贵州百科信息网知识树
我的积分
我的空间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帮助
知识体系
编辑手册
贵州百科在线简介
使用本站指南
公共留言板
首页


阅读 6519 次 历史版本 3个 创建者:我不是雪娜丽(2011/10/31 11:30:07) 最新编辑:醉美贵州(2011/11/18 14:28:49)
遵义会议会址景区
拼音:Zūnyì Huìyì Huìzhǐ Jǐngqū(Zunyi Huiyi Huizhi Jiuqu)
英文:The zunyi meeting site scenic spot
同义词条:遵义会议会址,The zunyi meeting site scenic spot
 
遵义会议会址-CEII供稿
遵义会议会址-CEII供稿
  遵义会议会址,在遵义市老城子尹路(原名琵琶桥)东侧,原为黔军25军第二师师长柏辉章的私人官邸,修建于20世纪30年代初。整个建筑分主楼、跨院两个部份。主楼为中西合璧,临街有八间铺面房,当年为房主经营酱醋及颜料纸张。铺面居中有一小牌楼,檐下悬挂着毛泽东1964年11月题写的“遵义会议会址”六个字的黑漆金匾(此为毛泽东为全国革命纪念地唯一的题字)。街面房连接主楼与跨院之间有一座青砖牌坊。牌坊上方用碎蓝瓷镶嵌着“慰庐”二字。牌坊的另一面有“慎笃”二字。遵义会议会址主楼坐北朝南,一楼一底,为曲尺形,砖木结构,歇山式屋顶,上盖小青瓦。楼房有抱厦一圈,楼顶有一老虎窗。楼层有走廊上,可以凭眺四围苍翠挺拔的群山,指点昔日红军二占遵义时与敌军鏖战地红花岗,插旗山、玉屏山、凤凰山诸峰。会址主楼上下的门窗,漆板粟色,所有窗牖均镶嵌彩色玻璃。紧挨主楼的跨院纯为木结构四合院,仍漆板粟色。
遵义会议会址正门
      遵义会议会址正门
  1935年1月上旬,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到达遵义后,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司令部与一局即驻在这幢楼房里。从1954年到现在,会址主楼的房间逐步复原了遵义会议会议室、军委总参谋部办公室、军委副主席周恩来的办公室兼住室、红军总司令朱德与军委直属队指导员康克清的办公室兼住室以及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的办公室兼住室、军委总部参谋人员和工作人员的住室等。

  遵义会议会议室在楼上,原为房主的小客厅。面积为36平方米,长方形。屋子正中的顶壁上悬挂着一盏荷叶边盖的洋吊灯,屋子的东壁有一只挂钟(原物)和两个壁柜(原物),其中一个壁柜上嵌着一面穿衣镜。西壁是一排明亮的玻璃窗。屋子中央陈列着一张板粟色的长方桌(原物),四周围着一圈木边藤心折叠靠背椅,共20把,为出席遵义会议的人员所坐。长方桌下有一只烧木炭的火盆,为当时取暖用。

  军委总司令办公室(作战室)在遵义会议会议室正对的楼下,面积为56平方米,两间长方形的房间组成,中间是一道可折叠的六合门。屋子正中陈列着两张黑漆大方桌,桌上有铁座马灯、钉书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信签、报纸做的信封、30年代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分省地图册以及《阵中日记》等。屋子的西窗下陈列着两张三屈桌,桌上置两部皮包电话机,桌下立着线拐子。东窗下陈列着一对灰褐色的铁皮公文挑箱。北壁上陈列着一幅巨大的云、贵、川三省接壤地区的军用地图,图上插着红蓝色的三角小旗,标示着遵义会议召开期间的敌我态势。当年,军委副主席周恩来、红军总司令朱德、总参谋长刘伯承等经常在这里办公、运筹帷幄,部署红军如何摆脱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将红军引向胜利前进的道路。

  从外地赶来参加遵义会议的刘少奇、李卓然、彭德怀、杨尚昆,在会址楼下的房间用木板临时搭铺歇宿,现在也按原状陈列。

  当年在军委总司令部工作的作战局长彭雪枫的办公室兼住室以及作战局的参谋人员孔石泉、罗舜初、黄鹄显、曾美等的住室,也一一按原貌复原。

  1993年,遵义会议会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第一批十个优秀社会教育基地”;1995年,共青团中央又授予由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题写的“全国青少年社会教育基地”;1996年9月,国家教育委员会、民政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共青团中央、解放军总政治部6个单位,又联合授予“全国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997年6月11日,中宣部又授予“百个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解说

主楼

 
遵义会议会址夜景
       遵义会议会址夜景
 遵义会议会址主楼坐北朝南,一楼一底,为曲尺形,砖木结构,歇山式屋顶,上盖小青瓦。楼顶有老虎窗。楼层有走廊,可以凭眺四围苍翠挺拔的群山,指点昔日红军二占遵义时与敌军鏖战地红花岗、插旗山、玉屏山、凤凰山诸峰。
 
  会址主楼上下的门窗,漆板栗色,所有窗牖均镶嵌彩色玻璃。

  1935年1月上旬,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到达遵义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司部与一局即驻在这幢楼房里。

  从1934年到现在,会址主楼的房间逐步复原了遵义会议会议室、军委总参谋部办公室(作战室)、周恩来办公室兼住室、朱德与康克清的办公室兼住室,以及刘伯承的办公室兼住室等。

遵义会议会议室

 
遵义会议会址会议室
      遵义会议会址会议室
 会议室在楼上,原为房主的小客厅。面积为36平方米,长方形。屋子正中的顶壁上悬挂着一盏荷叶边盖的洋灯,屋子的东壁有一只挂钟(原物)和两个壁柜(原物),其中一个壁柜上嵌着一面穿衣镜。

  西壁是一排轩亮的玻璃窗。屋子中央陈列着一张板栗色的长方桌(原物),四周围着一圈木边藤心摺叠靠背椅,共20只,为出席遵义会议的人员所坐。长方桌下有一只烧木炭的火盆,为当时取暖用。

作战室

  作战室在会议室正对的楼下,面积为56平方米,两间长方形的房间组成,中间布一道可折叠的六合门。屋子正中陈列着两张黑漆大方桌,桌上有铁座马烟、订书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信、报纸做的信封、30年代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分省地图册以及《陈中日记》等。

  屋子的西窗下陈列着两张桌,桌上置西部皮包电话机,桌下立着线拐子。东窗下陈列着一对灰褐色的铁皮公文挑箱。北壁上陈列着一幅巨大的云、贵、川三省接壤地区的军用地图,图上插着红蓝色的三角小旗,标示着遵义会议召开期间的敌我态势。

  当年,军委副主席周恩来、红军总司令朱德、总参谋长刘伯承等经常在这里办公、运筹帏幄,部署红军如何摆脱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将红军引向胜得前进的道路。

周恩来办公室

  周恩来的办公室兼住室在会址主楼西头的第一间。室内按原状陈列:一张老式的暗褐色的木架子床上,铺白色粗布垫单,有一床灰色薄棉被;窗下一张红漆九屈桌上有铜墨盒、瓷质毛筒、美孚罩子马灯、军委会信、信封、毛笔、铅笔等物件。
室内一角置一挑铁皮公文挑箱。壁上持手枪、望远镜与竹斗笠。在引人注目的壁上还挂着一帧周恩来长征到达陕北后的留影。这张珍贵的历史的历史照片为美国友人埃德加·斯诺所摄,录下了周恩来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生涯。

朱德办公室

  朱德和康克清的办公室兼住室在会址主楼东头第一间,与周恩来的办公室兼住室相对。室内按原貌陈列:一张浅红色的老式木架床上,铺着白色粗布垫单、一床灰薄被、一床棕黄色的老式俄国毯。室内一角有一对铁皮公文挑箱。

  窗下的红漆九屈桌上有铁座马灯、军委会信、信封、毛笔、红蓝铅笔等物件。壁上挂竹斗笠、手枪(康克清所用)、望远镜以及朱德和康克清长征到达陕北后在窑洞前的合影,为我国著名摄影家吴印咸所摄。

  从外地赶来参加遵义会议的刘少奇、李桌然、彭德怀、杨尚昆,在会址楼下的房间用木板临时搭铺歇宿,现在也按原状陈列。1985年初,在隆重纪念遵义会议胜利召开50周年的日子里,杨尚昆与李伯钊旧地重游来到遵义,杨尚昆无比兴奋地在他当年睡过的门板床铺上坐着照了一张像。

  当年在军委总司令部工作的作战局长彭雪枫的办公室兼任室以及作战局的参谋人员孔石泉、罗舜初、黄鹄显、总美等的住室,也一一按原貌复原。

红军宣传标语

  遵义会议会址楼房的房间里,留下许多当年红军写下的宣传标语:

  中国共产党万岁!

  中国工农红军万岁!

  不当无钱的白军,拖枪过来当红军!

  不发欠饷不打仗!(针对白军宣传)

  继续消灭王吴军阀胜利!(王指贵州军阀王家烈,吴指国民党追剿军纵队司令吴奇伟)

  赤化全贵州!

  学湖南打土豪,士兵不打士兵,工人不找工人!

  红军离开遵义后,房主强迫工人将所有的红军标语铲掉,泥水工人怀着热爱红军的深厚感情,机智巧妙地用石灰水将所有的标语覆盖起来。解放后,经过认真清理,多数标语仍清晰可见,重新展现在墙上。

跨院

  紧挨会址主楼的跨院,当年是军委总司令部机要科办公的地方。机要室、译电室、油印室以及机要科的负责人、工作人员住室等都按原貌一一复原。

  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中央的统治,确定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的正确领导。这次会议在极端危险的时刻,挽救了党和红军,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遵义因此而闻名,在贵阳刻下了永恒的印记。
 

历史背景

  1934年1月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以后,在中国共产党和根据地的各项工作中,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得到更加变本加厉的推行。在这种错误领导下,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了,迫使红军放弃革命根据地,开始长征。长征初期,“左”倾教条主义者从进攻中的冒险主义变成退却中的逃跑主义,并且把战略转移变成搬家式的行动,使部队的行军速度非常缓慢,致使敌人有充分的时间调集兵力,对红军实行围追堵截,红军在突围过程中损失惨重。为了摆脱尾追和堵击的敌军,毛泽东建议中央红军放弃去湘西同红二、六军团会合的企图,改向敌军力量薄弱的贵州挺进。1935年1月7日,红军攻克黔北重镇遵义。截至此时,王明“左”倾错误统治全党已达4年之久,给党和红军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损失。党和红军的许多领导人和广大干部战士,从革命战争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中认识到,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和红军战略转移中遭受的挫折,是排斥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领导,贯彻执行错误的军事指导方针的结果,强烈要求改换领导,改变军事路线。毛泽东在行军途中对王稼祥、张闻天及一些红军干部反复进行深入细致的工作,向他们分析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开始以来中央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得到他们的支持。周恩来、朱德与博古、李德的分歧越来越大,也支持毛泽东的正确意见。

  这时,中央大部分领导人对于中央军事指挥的错误问题,基本上取得一致意见。在这种形势下,召开一次政治局会议,总结经验教训,纠正领导上的错误的条件已经成熟。同时,中央红军攻占遵义,把敌人的几十万追兵抛在乌江以东、以南地区,取得了进行短期休整的机会,也为中央召开遵义会议提供了必要条件。

  一九三五年一月十五日至十七日,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党中央的统治,确立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新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和毛泽东在红军和党中央的领导地位。在党生死攸关的危急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使红军在极端危险的境地得以保存下来,成为中国革命从挫折走向胜利的一个伟大转折点。

遵义会议会址的确定及复原经过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遵义人民为纪念遵义会议,1951年在遵义地区专员公署和中共遵义地委领导下,成立了“遵义会议纪念建设筹备委员会”。由于遵义会议是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中,而且是在绝对秘密情况下举行的。因此,寻找会址颇费了一番周折的。根据一些同志的回忆,当年红军曾在老城杨柳街的天主堂开过会(后来才弄清楚,红军确实在这里召开过各界群众代表大会和红军干部会),就初步判定天主堂为遵义会议会址,并挂出了“遵义会议纪念堂”牌子。
  
  1954年1月,中共遵义市委接到中央革命博物馆筹备处来函:“在某个文件上查出,1935年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是在遵义旧城一个军阀(当时为一师长)柏辉章的公馆内召开的。”市委当即将驻在公馆内的机关搬迁,把座落在老城子尹路的原柏公馆及周围环境保护起来,并把公馆各部建筑和周围环境拍成照片,绘制详图,报请上级进一步鉴定落实。
  
  1954年8月,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电告中共贵州省委:“遵义会议是在黔军阀柏辉章的房子里召开的。”至此,遵义会议会址才确定下来。接着,国家文化部决定成立“遵义会议纪念馆筹备处”,开始对会址原状进行全面勘察,同时大规模地、有计划地搜集红军长征在贵州活动的文物资料。
  
  会址确定了,但各级领导盼望能有遵义会议参加者亲临现场认定,这样心里才更踏实。1958年11月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当年参加遵义会议的邓小平,中央办公厅主任、会议参加者杨尚昆来到这座阔别二十多年的楼房。一走进会址的大门,杨尚昆兴奋地说:“就是这里,这个地点找对了。”他们仔细地看了楼内每一间屋子,抚摸着室内的陈设述说当时的有关情况。在二楼走廊上,邓小平回忆说:“这个地方原来好像很宽,有一次就在这里摆了一张图,几个人研究怎样往四川走。”他和杨尚昆边走边讲当年开会和红军两进两出遵义城的情况。经两位当事人的现场回忆,证实了遵义会议会址确定无误。
  
  会址是确定了,可是偌大的一幢柏公馆,主楼上下各六间,还有一个跨院,会议具体是在哪一间房子里举行的呢?为此,纪念馆筹备处的同志又开始了深入细致的调查。
  
  据红军离开遵义后,首先进入公馆的一位柏家亲戚说,在厢房楼上一间屋内,桌凳摆设的情形有开过会的模样,墙壁上还有一张大胡子外国人的像(即马克思像);1957年3 月6日,杨尚昆再次回忆证实,他说:“开会的那间房子是在楼上,有窗子靠天井,我肯定记得不错。”这样,主楼楼上东走道原房主的小客厅,即为遵义会议会议室,这样就确定下来了。
  
  会议室呈长方形,房子的东墙壁上有一只挂钟和两个壁橱,西壁是一排玻璃窗。根据杨尚昆提供的情况,中间并排放置两张方桌,周围散放着十八张各种式样的椅凳和一张抽脚藤躺椅(因王稼祥第四次反“围剿”战争中受重伤,尚未痊愈,专为他准备的)还有一个嵌瓷花的茶几。会址的其他空余房间,陈列展示了中央红军和红二、六军团在贵州的革命活动的图片及文物。一边供有关领导审查,一边接待有组织的中、小学生,于1955年10月1日开始半开放。
  
  1958年11月3日邓小平、杨尚昆在遵义会议会址,他们踏上窄窄的楼梯,走进会议室时,邓小平立刻想起了当年开会时的情景,他肯定地对陪同的同志说:“会议就在这里开的”。 他指着靠里边的一角:“我就坐在那里。”进一步证实会议室的位置准确无误。
  
  会议室的确定,为遵义会议会址的开放奠定了基础。1959年10月1 日,经上级有关部门批准,遵义会议会址正式对外开放。
  
  1961年3月,国务院公布遵义会议会址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64年2月,省委、省政府决定对会址进行全面大维修,在外形恢复原状的原则下,采取整体脱落,原状安装,重新修复的方法。工程于1965年上半年竣工。维修工程总的来说是高质量的。可是,在维修过程中,按照当时省委一位负责同志的个人意见,未经上级文物管理部门批准,就把会议室加宽了0.8米,使面积由原来的16. 20平方米,扩大为21. 00平方米。对此,文物、博物馆学专家罗歌曾经指出:“任意扩大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室的作法,显然是错误的,应作为教训,记录存档,以告知后人,这是不符合1961年4月公布的《文物保护管理暂行条例》第十一条规定的。”
  
  会址维修工程即将竣工时,毛泽东应贵州省和遵义地区领导请求,题写了“遵义会议会址”六个大字。遵义会议纪念馆按毛泽东手书的字放大,用优质木料精工制成大匾。会址维修工程竣工后,这块大匾即高悬在会址大门上。竣工后在布置会议室时,又按省委那位负责同志的意见,改变了维修前陈列的状况,在屋子正中安放一张板栗色长方桌,四周整齐地围着一圈(共十八张)木边藤心摺叠靠背椅。室内墙上挂出当时党中央主席毛泽东、副主席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的照片,后又加上总书记邓小平的照片。还根据调查材料,楼下复原陈列了作战室、参谋人员住室及警卫班室。在跨院复原陈列了周恩来、朱德住室及警卫员室,同时把会址东侧原房主晒酱台旁的小楼,恢复为电台室和电台工作人员住室。后根据当年红军总部三局局长王诤参观会址时说:“电台室不可能设在总部机关内”的意见,将电台室拆除。又根据调查材料,复原为总部厨房。
  
  遵义会议会址经维修和重新布置后,前来参观的群众络绎不绝。可是好景不长,1966年开始,文化大革命运动在全国逐渐展开,由于“四人帮”别有用心地煽动,极左思潮泛滥,他们大搞现代迷信,这就使得遵义会议纪念馆不可避免地在宣传陈列中,出现了歪曲历史,宣扬唯心史观的情况,为个人崇拜泛滥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进展,会址的陈列也不断修改。变化最突出的是会议室。1966年最先把邓小平的照片取下,接着把刘少奇照片取掉,1967年开始,会议室只挂毛泽东一人的照片,并在照片两侧增展两块毛泽东语录牌。1971年,不知何故把这两块毛泽东语录牌又摘下,只挂毛泽东的照片。在此期间,跨院的朱德住室也被拆除。
  
  1968年至1972年2月,会址内的辅助陈列也作了三次大修改,修改的指导思想是在陈列中突出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突出毛泽东个人的革命活动和历史作用。不仅如此,在会址主楼临街大门上,用霓虹灯管制作了大标语“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并在大门楼顶正中树起了高高的铁旗杆,两旁还有10根插彩旗的旗杆。会址内外墙上、柱子上也挂满毛泽东语录牌。整个环境的历史气氛受到严重损坏。
  
  1970年10月4日,省核心领导小组还决定将遵义市劳动人民文化宫(现凤凰文化广场)一部分房子,作为“遵义会议陈列馆”。 经维修后,陈列馆于1972年1月8日半开放,年底正式对外开放。开放后,会址内的辅助陈列拆除。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从根本上打破了长期“左”倾错误对人们思想的束缚,恢复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 中共中央连续发表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关于少宣传个人》的指示,特别是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遵义会议纪念馆的陈列宣传和研究工作,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1979年下半年,为纪念遵义会议召开45周年,遵义会议纪念馆在上级党委、政府的支持、关心下,着手对会址的陈列进行修改。这次修改的指导思想是,应把“文革”中被歪曲的史实拨乱反正,正本清源,实事求是地宣传遵义会议和毛泽东等一批老一辈革命家的历史作用;并坚持革命旧址必须严格遵循“保持原状”和“存真”的原则,拆除会址内外的毛泽东语录、大标语牌及旗杆等严重影响环境和历史气氛的附加物。
  
  然而,这本是小小的修改和复原工作,却有人斥责为“砍旗”而遭到反对。这时,正逢新华社两位记者到馆采访纪念遵义会议召开45周年的准备工作,当得知这个情况后,明确表示支持纪念馆业务人员的意见,并写了《发生在遵义纪念馆里的一场激烈争论》很快在新华社编的《内部参考》刊载,旗帜鲜明地赞赏馆里业务人员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工作态度。1980年1月8日,在上级党委和新华社记者支持下,纪念馆第一次较准确的、科学的在会议室南墙上挂出了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秦邦宪、 陈云、刘少奇、朱德等八人的历史照片,会议桌及周围的木边藤心折叠靠背椅,由于十五年来的陈列宣传,已在人们印象中留下深刻印象,就未恢复到会议室陈列初期的原状,只是增加了两把靠背椅。并在会议室走廊墙上,挂出了出席遵义会议二十位同志的名单及当时担任党内外职务的说明牌。同时,还第一次在新城毛泽东住处的楼内复原陈列了对遵义会议的成功作出了杰出贡献的张闻天,王稼祥住室。经过修改后陈列展出,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1月9日,新华社即以《遵义会议纪念馆恢复了历史的本来面目》为题,在《贵州日报》头版头条登出,连续几天,全国10多家省级以上报纸,均用醒目标题转载,甚至海外的几家电台,也及时地播发了这一消息。新华社在报道中对这次修改、展出,给予很高评价,认为“遵义会议纪念馆作了大量史实考证和调查研究,打破了长期以来党史研究领域里的一些禁区,清除了林彪、‘四人帮’极左路线的影响,澄清了一些重大问题,他们努力按照历史的本来面目反映遵义会议的历史……”
  
  会议室挂的照片变化和张闻天、王稼祥遵义会议期间住室的复原展出,以及会址内外标语口号的拆除,为纠正“文革”及其以前“左”倾错误,冲破“两个凡是”方针的禁锢,解放思想,贯彻我党重新确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1983年,根据多年来的调查研究材料,在会址主楼陆续复原陈列了刘伯承、杨尚昆、彭德怀、刘少奇、李卓然、彭雪枫及参谋人员住室,使原来空荡荡的大楼,基本上恢复了当年的原貌,观众来也有物可看了。在此前后,根据访问康克清以及当年周恩来的警卫魏国禄、范金标在会址反复回忆,把过去弄错位置的朱德、周恩来住室在楼上复原展出。
  
  1984年红军总政治部旧址修复,并在旧址内辟“遵义会议辅助陈列室”,将原“遵义会议陈列馆”拆除。同时把会议室毛泽东等八人的照片在辅助陈列室中展出。11月,邓小平题写了“红军总政治部旧址”几个大字。1985年1月,红军总政治部旧址、遵义会议辅助陈列室对外开放。
  
  1988年,会址南侧的跨院,复原了红军总司令部作战局机要科旧址。于8月1日对外开放。这次复原陈列,是纪念馆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为恢复会址历史原貌所作的一系列努力之一。至此,遵义会议会址整个复原陈列工作便大体完成。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是遵义会议纪念馆迅速发展时期,现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遵义会议会址的组成部分有:遵义会议期间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住址,红军总政治部旧址、秦邦宪住址、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旧址、红军警备司令部旧址等,已形成颇具规模的纪念体系。最近几年来,红军烈士陵园划归了纪念馆,2004年新建“遵义会议陈列馆”、2007年“红军街”开业,使以遵义会议会址为中心的纪念体系不断蓬勃扩展,成为贵州乃至全国的红色旅游胜地。

党和国家领导人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1.1958年11月3日和1965年11月21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先后两次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2.1991年12月19日和1996年10月2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先后两次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参观期间,江泽民总书记在遵义会议会址敬录毛主席诗词“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并在红军总政治部旧址签名留念。

  3.1996年 5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胡锦涛(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签名留念。

   (以下按时间为序)

  4.1954年4月,时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的贺龙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后担任过国务院副总理,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

  5.1954年4月,时任贵州省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贵州省委书记的苏振华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后担任过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委员)。

  6.1959年1月,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的胡耀邦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后担任过中共中央总书记)。

  7.1961年,时任昆明军区司令员的秦基伟(后担任过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8.1965年11月,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9.1965年11月21日,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的薄一波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10.1965年11月21日,时任西南局第一书记的程子华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后任过全国政协副主席)。

  11.1965年11月21日,时任铁道部部长的吕正操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12.1973年4月15日,时任中共中央委员,大寨大队党支部书记的陈永贵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后任过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13.1975年7月6日-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后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胡厥文及荣毅仁(后任过国家副主席)、胡愈之(后任过全国政协副主席),周培源(后任过全国政协副主席)、华罗庚(全国政协副主席)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14.1978年4月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井泉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15.1981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方毅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16.1982年4月1日,时任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曾担任过国务院副总理,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委员)的陆定一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17.1983年12月11日,国务委员张劲夫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18.1983年12月30日,国防部副部长、军事学院院长肖克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19.1984年1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廖汉生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20.1984年1月21日,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总工会主席倪志福,中央书记处书记胡启立(任过全国政协副主席)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21.1984年1月21日, 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刘延东,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22.1984年3月6日,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23.1985年1月17日,伍修权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24.1985年2月22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的杨尚昆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25.1985年2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地方病防治领导小组组长、沈阳军区司令员李德生参观遵义会议会址。(曾任过中共中央副主席)

  26.1985年3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宋任穷偕夫人钟月林(老红军)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27.1985年3月17日,国务委员兼国务院港澳办公室主任姬鹏飞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28.1985年3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主席李先念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29.1985年5月31日,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宣传部部长邓力群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30.1985年5月26日,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王兆国参观遵义会议会址。(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31.1985年6月6日,全国政协副主席杨成武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32.1986年3月17日,时任中国社科院院长胡绳参观遵义会议会址。曾担任第七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33.1985年6月1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雪峰(曾担任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34.1986年,时任国务院农村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的纪登奎参观遵义会议会址。(纪登奎曾担任过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

  35.1987年2月24日,全国政协副主席杨静仁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36.1987年,时任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的郝建秀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后在遵义农村考察。(后担任过全国政协副主席)

  37.1987年2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委员、中国人民银行行长陈慕华参观遵义会议会址。(陈慕华担任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务院副总理)。

  38.1989年12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39.1990年4月23日,时任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的彭佩云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后任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务委员)。

  40.1989年12月16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民委主任司马义·艾买提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41.1990年5月22日,全国政协副主席洪学智偕夫人张文(老红军)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42.1990年5月27日,时任全国残联主席的邓朴方参观遵义会议会址。(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43.1990年6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乔石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签名。(后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44.1990年11月17日,全国政协副主席王恩茂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题词。

  45.1991年2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鹏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题词。

  46.1991年2月25日,中顾委常委刘澜涛(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题词。

  47.1991年3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四川省委书记杨汝岱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题词。

  48.1991年12月19日,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温家宝(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49.1992年5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宋平参观遵义会议。

  50.1992年8月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进中央主席雷洁琼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51.1993年,国务委员宋健参观遵义会议会址,瞻仰红军烈士陵园。(后任过全国政协副主席)。

  52.1993年8月1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沛瑶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53.1994年1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国家体改委主任李铁映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54.1993年9月19日,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55.1994年10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56.1995年4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签名。

  57.1995年12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签名。(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58.1995年4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纪委第一书记、全国总工会主席尉健行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签名(后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59.1995年4月1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锡铭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60.1997年10月1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布赫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61.1997年11月29日,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62.1998年7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常委)。

  63.1998年9月8日,文化部部长孙家正参观遵义会议会址。(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64.1999年11月1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曹志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65.2000年5月7日,时任贵州省委书记的钱运录参观遵义会议会址。(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

  66.2000年5月27日,全国政协副主席毛致用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67.2000年,时任全国妇联副主席的顾秀莲参观遵义会议会址。(2003年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68.2000年9月4日,时任国家计委主任、党组书记的曾培炎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后任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

  69.2000年11月8日,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刘云山参观遵义会议会址(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

  70.2001年2月25日,时任教育部部长陈至立参观遵义会议会址。(2003年3月任国务委员,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71.2001年4月13日,时任中央军委委员的徐才厚参观遵义会议会址。(2004年起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

  72.2001年5月31日,全国政协副主席陈锦华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73.2001年7月21日,全国政协副主席万国权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74.2001年11月1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姜春云(十五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75.2001年12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76.2002年3月18日,全国政协副主席任建新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77.2002年5月15日,全国政协副主席铁木耳·达瓦买提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78.2003年4月11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的曾庆红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签名。

  79.2003年4月1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韩启德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签名。

  80.2003年7月23日,全国政协副主席阿不来提·阿不都热西提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81.2003年9月20日,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周铁农参观遵义会议会址(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82.2003年5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签名。

  83.2003年10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签名。

  84.2004年1月2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的黄菊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签名。

  85.2004年5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吴官正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签名。

  86.2004年11月8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思卿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87.2005年6月8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的张德江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题词。(现任国务院副总理)。

  88.2005年4月15日,全国政协副主席李兆焯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89.2005年9月5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90.2005年9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乌云其木格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91.2005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长春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签名。

  92.2006年2月1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周永康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并签名。(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93.2006年4月20日,全国政协副主席白立忱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94.2006年5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95.2007年4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曹刚川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96.2008年2月25日,国家科技部部长万钢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后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97.2008年3月18日,曾任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的吴桂贤参观遵义会议会址。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gz.zwbk.org 贵州百科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